欢迎访问秦皇岛素然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秦皇岛,新闻,生活,资讯,旅游,美食,汽车,租房,通讯资讯,消费性电子,电脑设备,秦皇岛素然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移动互联 > 正文

承认剽窃谷歌自动驾驶机密,Levandowski 怕在狱中感染新冠求不入狱_Uber

作者:admin发布时间:2020-08-02分类:移动互联浏览:4评论:0


导读:原标题:承认剽窃谷歌自动驾驶机密,Levandowski怕在狱中感染新冠求不入狱Levandowski被判刑入狱2...
原标题:承认剽窃谷歌自动驾驶机密,Levandowski 怕在狱中感染新冠求不入狱

承认剽窃谷歌自动驾驶机密,Levandowski 怕在狱中感染新冠求不入狱_Uber

Levandowski 被判刑入狱 27 个月。

作者:大壮旅

新智驾按,美国时间本周四,联邦政府以盗窃商业机密为由要求法官判处 Anthony Levandowski 入狱 27 个月。

今年 3 月时,Levandowski 也禁不住“轮番打击”,承认自己在离开谷歌自动驾驶部门创业时窃取了机密文档。当年他的新创公司 Otto 创立不久后便被 Uber 高价收购,随后 Levandowski 也成了 Uber 自动驾驶部门的主心骨。这一创业+收购的“偷天换日”操作被谷歌看作眼中钉,直接引发了搜索巨头与 Uber 的法律大战。2018 年 Uber 败诉,只能赔 2.45 亿美元了事。

最初,政府指控 Levandowski 犯下了 33 项商业机密窃取罪名,每项罪名都涉及不同的机密文件。Levandowski 这边也有认罪的条件,即“我认下一项窃密罪名,其他的都必须既往不咎”。

现在来看,政府是想让 Levandowski 在监狱里蹲上两年多时间。不过,Levandowski 本人可不想这样,他的律师请求法官不要将 Levandowski 送进监狱,一年的家庭监禁外加罚款和社区服务就足够了。理由也找的挺好,Levandowski 近些年来患过两次肺炎,如果入狱感染新冠肺炎,恐怕凶多吉少。

法庭肖像画差异巨大

众所周知,肖像漫画是美国法庭一大特色,在 Levandowski 的案子中,律师与政府却拿出了两种截然不同的肖像画。

政府将 Levandowski 描绘成为方便卖给 Uber 个好价钱而蓄谋窃取谷歌技术机密的坏人形象。政府认为 Levandowski 在离开谷歌前就已经开始跟 Uber 进行秘密谈判了。

“Levandowski 与 Uber 联络和谈判的细节能支撑我们的推断。”政府在诉状中写道。

target="_blank"> 展开全文

与此相反,Levandowski 的律师则否认了政府“蓄意”的推断,称 Levandowski 并非有意借手上的文件帮助新雇主。

“毫无疑问,Levandowski 先生在离开谷歌后手上确实有些老东家的机密文件,但没有证据能证明他确实在 Uber 或其他公司使用或分享了谷歌的专利及商业机密信息。”Levandowski 的律师写道。“谷歌可是雇佣了律师大军及法院专家把 Uber 的相关设施、服务器、源代码、设计文档和原型产品翻了个底朝天。”

Levandowski 的律师还表示,联邦探员也在协助查找不法行为的证据,“但这些努力都没能证明 Levandowski 先生在离开谷歌后用到了他拿走的商业机密。”他们还辩称,Levandowski 从谷歌服务器下载 1.4 万份文档这件事政府有些过度解读了。

文档是使用 Subversion 源控制系统存储的。设置服务器的 Waymo 工程师证实(Levandowski的律师自认为)“即使是为了查看单一的一个文件,一个授权用户如 Levandowski 先生也不得不启动 checkout 命令,导致自动下载所有 14000 个文件一次。”

这位Waymo的工程师说:“我们都做过全面检查,律师们试图将问题安在 Levandowski 头上确实让人有些不解。”

不过,政府选择一追到底不仅是因为这 14000 份文件。政府认为,作为一名高层管理人员,Levandowski 一开始就没有什么正当理由访问这些文件。联邦调查局表示,他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从存储库中检索是在 2015 年 12 月,也就是他离开谷歌的几周前。

政府认为,他必须特别要求认证才能访问这些文件,而且几天后就将所有 14000 个文件复制到了他的个人笔记本电脑上。

持续三年半的“残酷课程”

除了寻求法律宽大处理外,Levandowski 还给本案法官 Alsup 写了一封私人信件。Levandowski 表示,他对自己的行为负有全部责任,但也指出,他已经因自己的所作所为遭受了巨大的痛苦。

“最近的三年半时间对我来说是一堂关于谦逊、责任和懊悔的残酷课程。”Levandowski 说道。“我的行业名声已经彻底毁掉,财务状况也全面崩塌,我的朋友、合作伙伴与同事也全部离我而去。”

Levandowski 的父母在他小时候就分开了,他跟着母亲生活,因而很小就开始承担家庭的重担。不过,直到成人,那种不胜任感都始终萦绕着他。因此,在工作上 Levandowski 变得相当凶狠。

经历了这一切后,Levandowski 发现,他匆忙而无情的离开谷歌是个错误。

他表示:“我在谷歌工作了许多年,为的是开发改变世界的技术。现在我明白了,没有清楚的沟通就急匆匆离开谷歌开了一个仇恨的窗口。对 Larry Page,Sergey Brin,Sebastian Thrun,和我的同事们来说,突然的离职简直像在扇他们的脸。我对失去这些友谊深感遗憾。”

Levandowski 还指出,自己新的创业公司 Pronto 有着更高的道德标准,这家自动驾驶卡车公司甚至直接放弃使用 LiDAR。他还表示,自己能在社区服务中讲述这一切,告诉他人远离不道德的商业行为。

“从我的故事中可以学到很多东西,我希望我能以一种对他人有益的方式分享它,并帮助整个科技生态向公平、公正和正义的方向演变。”Levandowski 说道。

END

标签:Uber机密政府文件离开文档商业肖像画服务器罪名谷歌律师商业机密


欢迎 发表评论:

移动互联排行
欢迎访问秦皇岛素然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网站分类
最近发表
标签列表